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 玮

我一直觉得,我的世界就是纯净水。

 
 
 

日志

 
 

辫子  

2012-11-01 11:0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辫子 - 艺玮 - 艺                  玮

              我不知道她是谁也没见她微笑过。偶然一次,听见有个小朋友跟她说奶奶再见。忘了她是大眼睛,还是小眼睛。也不记得她的皮肤是否白皙。我和她每天早上七点半到八点之间总会在陇海路上遇见,她似乎总是走在我的前面,摇晃着她那条又黑又粗的大辫子。馋的我不敢愣神,紧跟在她后面,只为多看一眼大辫子。

         每次见到她,总让我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部戏剧电影《洛阳桥甩大辫》。剧里的一句台词没听明白,我只记得戏里的女主角在一座小桥上,唱着比划着,甩着她的辫子。

         好像从那时候起,我开始较真留起了长头发。小时候,头发稀疏又黄,留海又多少有点自来卷。但这并不影响我留辫子的热情。常常倚在奶奶身边,乐滋滋的让奶奶为我梳羊角辫,尽管有时候头发被奶奶纠得疼的我呲牙咧嘴。

         有一天,头皮痒的难受,似乎有东西在头发上蠕动,我拱在奶奶怀里让奶奶帮我看看咋回事。奶奶说眼花了,看不清楚。让我找妈妈瞧瞧。

        记得那天下午的太阳很好,妈正坐在缝纫机前给我在蓝色的上衣上绣小葡萄。我说妈,头皮可痒。妈停下踩着的缝纫机,把我揽进怀里,让我低下头,妈的一双手轻轻拨动着我的头发。少顷,妈说,臭妮子,啥时候长一头虱子了?快把头发剪了吧!

       我死活不答应剪头发。 妈就把我摁在水盆前,好像抓一把洗衣粉使劲在我头发上搓,完了又把我摁在腿上,头发上抹上醋,拿着篦子,在上面隔一段缠上白线,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在我头皮上刮来刮去,把我难受的直哭鼻子。可也只是抽噎,不敢嚎。妈说了,不这样把麂子去掉,过几天还会生虱子。

        后来,一直把头发留到妞妞出生,也没盼来记忆中洛阳桥上的那条大辫子在我头上甩起来。我就纳了闷了,我的头发只长到过肩,不管怎么养护就不长了。看着没有光泽度且又发岔的头发,一恼,在2000年的一个午后,我把头发剪了。

        那天,自认为短头发还算精神的我,始终没有勇气走近教室,在办公室转了几百个圈,一咬牙,上讲台!喧闹的教室静了下来,四五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我,突然哄的一声全班大笑。把我窘迫的啊.........平时几个和我没大没小的美女走上讲台,笑的前俯后仰,问我,老师,是你吗?怎么一下子成了中学生了?

         不就剪个头发吗?有那么好笑吗?不明白,不明白!

         但,至此,我又把头发留了起来。十二年了,依然刚刚过肩,依然没有梳成一条像样的辫子。

         面对着眼前这条大辫子,我真的只有羡慕的份。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