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 玮

我一直觉得,我的世界就是纯净水。

 
 
 

日志

 
 

那一年。  

2012-06-11 18:1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年,少爷出生,正赶上春暖花开。婆婆为了方便照顾我和少爷,让我回老家坐月子。

        老家坐月子讲究特别多,这不让吃那也不让吃。每天我捂着个头巾,只能喝加了红糖的鸡蛋疙瘩汤。

         少爷五天的时候,按照老家规矩,娘家父母要来给少爷wu bie hu(字不会打,前和后平声,中间那个两声)。其实就是我妈用一丈的红绳拴在一块红布上,进了婆家们,一声不准吭,把红绳系在少爷手腕上。然后才能和我婆家的这边人说话。

          究竟啥道道,我说不上来。那时,公公还活着。爸爸和公公出去抽烟,婆婆沏茶的间隙,我趴在妈妈耳边说:妈,我不想喝红糖鸡蛋疙瘩汤,我想吃辣椒,啃骨头。妈考虑都不带考虑,说不中,身体太虚,这些东西不能乱吃,再说大月子的吃辣椒,想让孩子喝奶粉的是吧?

          可是,我的好妈妈,疙瘩汤腥的很,我闻见就够了!妈说谁让你从小就不吃煮鸡蛋和荷包蛋,鸡蛋打碎放进汤里能不腥吗?咬着牙再喝几天,等孩子过完九天,你就可以吃点肉,吃点有味的了。

          不中!再让我这么吃 ,我自己下来做饭去。

           我和妈高一生低一声压着嗓子交涉的时候,不小心还是让门外的两个爸爸听见了。两人掐了烟,进了屋。我爸说,妮,这时候别任性,让你喝甜汤也是为你好。你年轻,不懂,坐月子要是落下了病根,那是一般医生也解决不了的难题。

         艺玮,除了你妈给规定的要忌嘴的,还有没有你想吃的?只要你能吃的,明天我一早去赶县里面的集,也要给你买回来。公公这一番话说的我不敢再倔强下去。

         婆婆端着茶进来,两个妈两个爸好像把我忘了,开始谈论给孩子办九天的具体事宜。我爸刚好坐我对面,爸不时用眼睛看看我,估计惦记我这一肚子花花肠子闷不吭声想啥歪点子呢。

        知女莫如父,信吗?我就给爸皱了一下眉头,爸就说,妮,饿了是吧?想好木有?吃点啥?

         爸,我不喝疙瘩汤,吃面条中不?清汤的,放点葱花,切个西红柿,打个碎鸡蛋,再来点香油,米醋,中不?淡一点我也答应。

         两个爸爸两个妈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说话。我沉不住气了,这条件苛刻吗?爸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中!这个可以,但,醋不放。妈说你就惯她吧,这万一把胃吃坏了可咋办啊?

        公公婆婆不放心的连问爸爸几遍这能行吗,爸说,没事,让咱闺女吃吧,嫂子,就是麻烦你给闺女把面条擀薄点切细点,柴鸡蛋多磕个。

        艺玮,等着,妈这就给你和面擀面条去。看着婆婆去厨房,我高兴极了。那个中午,我一口气吃了两大碗婆婆做的加了八个鸡蛋喷喷香的手工面。

        九天后,就算能吃肉了,可少盐无大料的肉也勾不起食欲。我对婆婆说,别麻烦了,这一个月,一天四顿的手工面就行了。

        少爷二十天的时候,爸妈来看我。看我吃得肚儿圆,爸妈也放心了。爸临走的时候问我,妮,满月的时候,我早点来接你,想吃啥,爸提前给你准备。

       我说爸,我想吃一火车的道口烧鸡。哈哈!中!一火车不够吃,爸给你买两火车!

       满月那天,馋得我一口气吃了两只道口烧鸡,差点没把骨头咽下去。

 

 

       真的,这么些年,我就馋过两次。第二次就是现在的我对着这盘京酱肉丝恨不得嚼嚼自己的舌头过过肉瘾。

 

       

那一年。 - 艺玮 - 艺                  玮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