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 玮

我一直觉得,我的世界就是纯净水。

 
 
 

日志

 
 

陪护  

2013-01-28 20:0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在暮色中徐徐开动,济南渐行渐远。

       不可否认,这座陌生的城市在我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原本陪护是我记忆之中最痛苦的一件事,没想到在济南省立医院三天的陪护经历却颠覆了曾经了过往。

        没来济南以前,说实话,我的心里七上八下。同样的病情,在八年之前的郑州就不用这种传统的手术方案了。我把我的担忧不加一点隐藏的告诉大姐,建议姐来郑州找专家会诊后再决定手术方案。

        姐让我放宽心,说姐夫济南这边都安排好了。我也没敢坚持。毕竟每个人的病情不同,再说我也不是医者,免得好心办成了坏事。

        来之前,怕大姐担心,我没敢告诉姐我的行程。只是套出了姐所在的医院和住院号。在火车上,临时让文子哥在网上帮我查看济南火车站到省立医院的距离。得知只有三公里,虽说天色未明人在异乡,所以我并不担心和害怕自己的处境。

     下了出租车来到医院的时候,还不到六点半。借着昏暗的灯光,在门诊楼转了一圈,除了寥寥无几等着挂号的人,没看见一个医院的工作人员。情急之下,竟然忘了查看医院的分布图。其实,查了也是白查,我只知道姐的住院号和所住的楼层以及房间号。到此为止,我一直认为省立医院的住院部会像郑州医学院一样,一栋紧接一栋。于是,一恼我打通了姐的手机,免得浪费时间。

      顺着门诊楼里面的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四楼姐所在的病房。(外地人到郑州医学院反反复复好多次也找不到四楼,为啥?上了三楼,直接就是五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前几天我在电视剧《天真遇到现实》看到的一个镜头:每个病床周围都挂着长长的浅蓝色的布帘。顿时令我这个井底之蛙耳目一新。更让我惊奇地是陪护人员所坐的椅子拉开之后竟是一张柔软的沙发床。

        姐夫毕竟是奔六的人,最近又患上腰椎间盘突出。所以,大姐手术的当晚,我自告奋勇留下来陪护。术后的大姐身体很弱,麻醉过后的疼痛折磨的大姐痛苦不堪。我盯着大姐的点滴,隔一会帮大姐翻个身,时不时的再让大姐用吸管喝点水。大姐迷迷糊糊睡觉的时候,我就坐在椅子上拿着姐的笔记本写博。虽然一片博文写的断断续续,但这样下来,时间就变得不是那么难熬。

       凌晨一点后,腰疼的我实在难受。我就把椅子伸开,铺上姐夫准备好的被子,趴在这张简单的床上写完博客看《漂亮主妇》。姐输的最后一瓶药叫低分子什么来着,因浓度高,输的特慢,平均一分钟一滴,直到凌晨两点五十三才输完。那时,手术后所用的检测仪器护士也撤了,尿袋也刚刚清理完,并按护士的要求记下了毫升数据。看大姐睡熟了,我就合上笔记本躺在沙发床上眯瞪一会。别看一会一起身帮大姐翻身、喂水、清理尿袋,可躺在沙发床上睡得那个舒坦啊!

        陪护的第二夜,大姐已能自己翻身。那天的点滴量少,早早就打完了。晚上九点多,在大姐的一再催促下,拉上布帘我和大姐就睡了。椅子伸开后的床很窄,被子正好铺一半盖一半。就这一躺下,不耽误做美好而快乐的梦。

        醒醒睡睡,睡睡醒醒,喂几次水,清理一次尿袋天就基本亮了。这一夜,姐睡香了,我也睡香了。

        有这么一张椅子,世界咋就像传说中的天堂一样美好呢?要知道,以前我当爸爸,婆婆的陪护时,生生在椅子上坐了一夜又一夜,困极了就趴在床尾眯瞪一会,醒来后胳膊往往又酸又麻。那份地狱一样的罪,不止我一个人受过吧?

        济南的马路宽阔,行人和车辆比起河南那是相当稀少,虽然令我这个菜鸟司机羡慕不已,但这不足为奇。唯有省立医院这把椅子刻在我的记忆中,暖在了我的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